【米尤】无题

近几天常来图书馆备战高考的姑娘们开始了辩论会。

为了图书馆新来的管理员——是个帅哥。

用姑娘们的话来形容——皮相养眼。五官很好看,深邃立体,轮廓清淡优雅,是非典型的俄罗斯人长相,纬度过高的原因,皮肤白得过分,像西伯利亚荒寂的雪原。气质也像。这位姑娘曾在俄罗斯交换学习过,她推推眼镜。

不对,是非典型的东方长相,一个浙江姑娘反驳。尤里先生的眉毛很细,像南方的水一样舒缓稳重,脸的弧线和女孩子一样温婉,也不缺少男孩子的刚硬。这个姑娘在文学方面颇有造诣。

俄罗斯血统。东方血统。姑娘们第一次吵了起来。

旁边的菲利普听罢耸耸肩,留下一句“反正没我好看”,吐了吐舌头,在姑娘们审判一样的目光里逃之夭夭。

尤里先生的头发是寒鸦羽一样的藏青色,只有额头前面有一绺撩起的银白头发。姑娘们拿这撮白毛为由,给尤里先生起了个新名字——白月光。

白月光天天都在姑娘们的弯弯眼底,尖尖心上。他是姑娘们每天热度奇高的话题。

姑娘们谈论他,乐此不疲。

但姑娘们除了从尤里先生胸前白衬衫上别的名牌得知的名字以外,剩下的能滔滔不绝的话题只有尤里先生惊为天人的长相。

歌听多了会腻。长相看多了会不会厌烦,这点无从得知。但姑娘们认为:只谈长相是对对方的不尊重。

她们决定走出一条新天地来。

白月光人很好,嗓音也很好听,但说话没几句就容易把天聊死。勇气条率先积攒满的姑娘摇头叹息,她准备好的话题一个没用上。

白月光做事很认真,记忆力看起来也很好的样子,问他一本书放在哪里,他用不了几秒就能走过去帮你拿下来,声音也轻轻的,特别温柔。姑娘们在多次尝试后得到结论。

谁在图书馆不轻声细语?菲利普又一次在姑娘们责备的视线中落荒而逃。

但是吉罗夫先生好像很瘦的样子。姑娘们在讨得尤里先生的姓后又发现了新的论题,辩论的火苗在添柴之后燃的更旺了。

尤里·吉罗夫,西伯利亚人,父母双亡。一个姑娘在和和白月光交谈之后眼眶红红的回来:他那时候才七岁。

他不是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哥哥吗?你们不为他的哥哥哭泣吗?菲利普在和小吉罗夫打好关系之后怪声怪气的说道。他又一次迎来了人生的大满贯——被姑娘们赶出图书馆。

在不懈的努力之后,姑娘们成功把白月光带到她们的固定座位上为她们辅导功课。

尤里先生好有学问啊,讲题目的方式也简单明晰。一位学习不大好的姑娘称赞。

讲课的时候声音也很轻。姑娘还记得菲利普之前的调侃。

白月光的语文也很好,但为什么就是表达不好呢?一位语文登峰造极的姑娘皱眉惋惜,她在听了尤里十几遍的复述之后得到的结论令人痛心。

体谅体谅吧,人家父母双亡,情商不高。菲利普每天都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返。他这次得到了来自姑娘们的拳打脚踢。

尤里先生有来自母亲的蒙古血统。一个姑娘在询问白月光历史的时候得到了情报。

那就是中俄混血。姑娘们对这个答案异常满意。

吉罗夫先生还在花店打工,他在照顾花草的时候眼神很温柔,和擦拭书籍的时候的神情如出一辙。那是能让雪原消融的无微不至,像母亲照顾孩子。

姑娘们又有了新的地图——花店。她们渴望更多情报,谁会不想了解梦中情人多一点?

我不想。菲利普笑。姑娘们讨论她们是不是应该把菲利普锁在教室里面,让他不出来找打。

白月光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他朝五晚九地在市区游荡,目光带出淡淡的忧伤,在月光的映照下尤其突出。姑娘们最近经常能在学校看到尤里先生。

尤里先生在找哥哥?姑娘想起了菲利普提到的事情。菲利普总算不再是姑娘们口中深恶痛绝的头号通缉分子了。

你们居然能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我交谈。菲利普大惊小怪,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不讨姑娘们喜欢。

即使你的皮囊,确实是典型的英国帅哥的皮相,但你和尤里先生不一样。姑娘们众志成城。

尤里先生是不会聊天,你是故意把天聊死。一位姑娘简单总结。

菲利普败了北,他把自己的独家情报全都贡献给了姑娘们。姑娘们露出胜利的微笑。

尤里在找哥哥。他哥哥左眼有一道疤,铅灰色的眼睛。菲利普说。

还有呢?姑娘们的猜测得到证实,但她们不信只有这点情报。你不是说自己和尤里先生很熟吗?

菲利普招供了:好吧,他哥哥白头发,叫米哈伊尔。

姑娘们面面相觑——她们的班主任就是米哈伊尔。

条件完全吻合。一片沉默中,这句话掀起惊天浪涛——姑娘们发现所有线索都指向她们的省级优秀教师米哈伊尔·吉罗夫。

哪里完全吻合了?发际线不一样。姑娘们的眼中钉菲利普又一次找了打,

她们声称再也不会让菲利普靠近这个图书馆了——为了避免白月光和菲利普学坏。

尤里先生太好了,他人那么温柔。姑娘说道。

但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要杜绝所有尤里先生白切黑的可能性。另一位姑娘接着说。

这是我们对他辅导我们的回报。姑娘们异口同声。她们决定让白月光和省级优秀教师相认以表一片赤诚。

在排除不确定因素菲利普的情况下,计划完全成功。姑娘们欢天喜地。

几天后姑娘们发现不对劲了——她们的白月光不再普照图书馆了。

蚂蚁上了热锅,她们慌慌张张。

会不会尤里先生这几天都和米哈伊尔老师在一起?姑娘们被这真实的谎言稳固了心神。

又过几天之后,姑娘们发现来自西伯利亚的两位帅哥在学校的单人办公室激情拥吻。

大概是西伯利亚特有的打招呼方式。她们安慰自己。

这之后姑娘们每天都能看到尤里先生给米哈伊尔先生送早餐。

这是兄弟情。对,兄弟情。姑娘们一边微笑,一边对嘲讽她们的菲利普怒目而视。

真·社会主义兄弟情。英国绅士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每周一度的检测就要到了。姑娘们发现吉罗夫兄弟十指相扣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校园各处。

三观的重塑。菲利普看到姑娘们呆滞的神情后吹了声口哨——他胜利地扳回一城。

姑娘们集体缺席了检测。

米哈伊尔一边考虑该给尤里挑什么样式的围巾,一边心不在焉地上报校长。

不用担心。她们只是集体失恋了而已。

而已。菲利普在最后对米哈伊尔的淡定表示了高度肯定。

——————

临死饯行。

2018-09-27 #米尤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