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尤】亡鹿

迟到的七夕刀。
是第五集的延伸,脸被打的很痛。
俗话说得好——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雪地上两个身影一前一后的走着。

“尤里,走慢一点!”米哈伊尔跟不上前面蹦蹦跳跳仿佛有使不完的精力的小个子天狼。背上因为他的行走碰撞在一起发出叮叮当当钝响的捕猎用具和拖在雪地上笨重的用来装载死去猎物的雪橇让他实在提不起速度。

前面第一次参加狩猎的小人儿一点没考虑到哥哥的艰辛,快的像阵风,蓝光点点的明亮眼睛里满是对于在狩猎里大展风采的愿望。

尤里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从记事起,他就一直听着族里的老人们讲述当年的英姿,如何用缺了好几个口子的匕首和高大的棕熊做搏斗,怎样在百里之外一眼看到飞起的鹰隼等等等等。每次孩子问起自己什么时候狩猎,醉的脸膛通红的爷爷辈的天狼们都好意的嘲笑着他的天真幼小,戏弄他的经验尚浅,让单纯的尤拉奇卡羞得耳尖泛红。

而现在,他总算可以用行动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独立的天狼了。

尤里快活的想着,从尾椎骨攀升上来的愉悦让小天狼的头脑晕晕乎乎的。

然后一盆适时的冷水哗啦的让他一下子在懊恼中清醒——

“这次捕猎,尤拉奇卡只能看着哥哥哦?”

“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够老了!”尤里努力的想踮起脚尖够到自己的哥哥的肩膀,最后在无望的奋斗中自作主张的得出掺杂强烈个人意愿的答案:

“如果我头上长一对鹿角,米沙就要仰着头看我了!”

米哈伊尔听着尤里稚嫩的倔强发言,咧着嘴哈哈大笑起来,呼出雾白缥缈的热气,把不安生的扑腾着的小家伙从松软的雪堆里捞起来放在肩上:

“想比尤里的哥哥高,尤拉奇卡以后可不能每次都把豆角从碗里挑出来哦?尤里做的到吗?”

“哥哥太赖皮了!豆角那么难吃的东西,怎么吃的下去吗……”尤里使劲的敲打着米哈伊尔的肩膀,想要跳到地上证明自己真的会比哥哥高,最后因为可怕的豆角,还是皱着脸败下阵来,声音渐渐小下去,嘴巴倔强的闭紧。

总算安静了。米哈伊尔正享受着耳边没有聒噪繁杂言论的片刻,肩上的小奶狗又嚷嚷起来了,兴奋的揪着他的头发。

“痛痛痛!尤里!尤拉奇卡!”米哈伊尔忍不住大叫想让乱动的弟弟不要再揪头发,然后被尤里兴奋的话语吸引去了注意力:

“米沙米沙!有一头鹿!在白桦林那边!”

米哈伊尔借着骨子里良好的猎人素养迅速警惕起来,把尤里从肩上放下,放下拉雪橇的绳子抽出大柴刀,扯开上面缠着的血迹斑斑的绑带,紧紧握住刀把,有目的性的四处扫视,叮嘱莽撞的弟弟:

“尤里走路的时候,不要留下脚印,会被它发现的哦。”

“嗯!”尤里感受到了氛围的严肃,让自己的嘴死死埋在暖和厚实的手套里。

即使是呼吸的声音也会让鹿逃跑的!尤里这样认定的时候,他的哥哥已经不知道去到了哪里。

“哥哥?”尤里睁大眼睛张望,在偌大的枯木森林里小小的身影显得弱小无助。

兴奋的情绪低落起来,亲人的离去让尤拉奇卡的心脏上蒙了一层沉重的阴影。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神气也烟消云散。

“尤里!小心,它朝着你来了!”背后熟悉的呼喊和凌乱的步伐踩在雪层上嘎吱嘎吱的古怪声音让尤里有一瞬间的恍惚。

然后一头鹿冲到他面前,脆弱前肢猛的陷进雪里,沉重的分量轰然倒在地上的响声让尤里摇晃着自己毛茸茸的头回过神来。

“尤里,怎么样,没事吧?”哥哥的声音听起来很真实,把他翻转来翻转去查看伤势的手也格外温暖,尤里懵懂的摇摇头:“我没事。”

“太好了。”米哈伊尔的心踏实落地,他保持着半蹲的姿势去查看那头鹿的情况。

尤里空洞的盯着那头鹿,蓝色的眼睛里又一次有了神采,现在是在捕猎,他想起来了。

这是他发现的鹿,成果属于尤拉奇卡!

尤里抖掉身上的雪花,急急忙忙跑过去,不小心绊到树木的浮根,扑通一声躺倒在鹿的面前,冻的通红的脸和鹿还耸动着的鼻尖来了个亲密接触。

尤里自天北地南的旋转中脱离出来,小心翼翼睁开的眼镜突然对上了鹿复杂的视线。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有对于死亡的恐慌,对于世界的留恋。

让尤里感觉自己的大脑突然断了片,一种难以形容的酸楚奔腾而出。

米哈伊尔跑过来想要把跌倒的孩子扶正,责怪尤里的不小心,告诉他这有多危险,小小的尤拉奇卡却自己挣扎着从雪里爬起来,抬头看着哥哥。

“哥哥,我们能不能放过它?”尤里湛蓝的像纯净的天空的眼瞳里反射出悲悯的情感。

米沙愣了愣,然后微微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揉乱小狗的带一绺白的松软毛发,放下手里的柴刀。

“好吧,这次就听弟弟的!”

得到允许的孩子像吃到了梦寐已久的苹果味硬糖一样,也不管鸡窝似的头发,快活的露出笑容。

真是孩子气。米哈伊尔无奈的看着叉腰憨憨笑着的弟弟,牵起他的手:“走吧,该回家了,晚回去会挨妈妈骂的。”

“但是今天什么都没有打到,妈妈不是会更生气吗?”

“到时候米沙就说都是尤拉奇卡干的,哈哈。”

“哥哥赖皮!明明是哥哥心软了,我才没有!”

“好好好,是我不小心放走了公鹿,都是哥哥干的,尤里没有摔跤,也没有和哥哥比身高,更没有放走那头鹿——”

“啊啊,哥哥又嘲笑我——”

米哈伊尔开怀笑起来,低头看气鼓鼓的年幼的天狼——从他的视角正好能看到尤里红亮的鼻尖和扁着的嘴唇——难得的严肃起来:

“但是!”

“作为一个合格的猎手,尤拉奇卡能向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心软吗?”

……

“我发誓。”

尤里擦拭着三节棍。

他莫名的想起自己放走的那头鹿。

后来他回去过烧毁的狗镇的断壁残垣。

那头鹿没有活着回去,它因为伤口失血过多冻死在了当时的那片地上。

和雪水凝结在一块的斑驳的血迹永远留在了尤里冰蓝的眼睛里。

“我会成为一个合格的猎手。

即便对手是哥哥。

也绝不心软。”

2018-08-29 #米尤  

评论

热度(14)